2000亿职教市场下的灰色产业链

9月24日,有多名网友向媒体反映称,自己遇上了“健康管理师培训骗局”。

据受害者称,他们曾在一家名为“北京健伟在线教育ManBetX体育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伟在线)”的机构报名参加健康管理师培训,在该机构招生老师的指引下,他们支付了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的“报名费”、“培训费”,也签署了电子合同。但当这几名受害者拿着健伟在线发放的“结业证书”去统考报考现场确认报考材料时,却被现场工作人员告知无法报名。

“速成”证书和不存在的办学资质

据其中一名受害者称,此前联络他们的招生老师在宣传时曾明确表示,健伟在线“取得了北京12315平台认可”,还是“卫健委指定,唯一有今年健康管理师办学资质的机构”。

这名招生老师还表示,只要报读后上完他们的网课,健伟在线就会出具相关结业证书,凭这份所谓的“结业证书”就可以报考今年10月的健康管理师统考。

很明显,健伟在线的相关规定漏洞百出。根据国家卫健委规定的《健康管理师报考条件》显示,申报三级健康管理师(行业起步等级)的条件之一,就是“需在相关行业从事职业工作2年以上,并取得结业证书”。而从这位受害者5月报名到10月统考,仅有5个月的时间留给网课,这样“速成”的结业证书显然不符合相关规定。

更重要的是,健伟在线所称的“卫健委授权办学资质”显然不被官方所认可,当这位受害者去到考试地点现场确认报考材料时,工作人员告诉他,健伟在线“并未在卫建委网站进行备案,不具备相关办学资质”。

这位受害者当即联系了招生老师、班主任以及机构客服热线,但招生老师、班主任皆拒接电话,唯一愿意接听电话的客服人员态度则相当恶劣,公然大放厥词:“不怕投诉,尽管去投诉。”

爱企查显示,健伟在线目前已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高风险经营异常名录中,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虽然涉及学费不到三千元,但这也是我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血汗钱。本来想通过进修增值自己,为以后职业发展谋出路,谁知道会碰上这样的黑心公司。”这位受害者无奈地表示。

大玩“文字游戏”的教育机构

实际上,像健伟在线这样打着职业教育培训的幌子,背地里却没有任何办学资质的企业大有人在。当然,其范围也不仅限于健康管理师一个职业。

9月19日,聚投诉平台就接到一起投诉,投诉人曹女士称,她通过抖音联系了一家名为“新晨国际教育”的机构,该机构招生老师以各种花言巧语诱惑她缴纳6500元报考了“注册国际营养师”。

但曹女士经过一年的学习拿到结业证书后,该机构就玩起了“神隐”,拒绝履行此前所称的证书挂靠和推荐就业等义务。好不容易通过相关部门联系上该机构后,对方还大言不惭地告诉曹女士,让她“想怎么告就怎么告”。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家机构被允许的教育领域经营项目只有“教育项目产业投资”和“教育咨询”,且“教育咨询”项目名称还重点强调了“不含教育培训项目及其他限制项目”。

不过这样的骗局也有风险,且容易被消费者发现。为了避险,更多的企业选择了隐秘的“文字游戏”,即通过各种说辞吸引那些本没有报名资质的求学者报名缴费,当消费者发现无法报名时,就已经陷入这些机构挖下的陷阱之中了。

今年3.15晚会上,嗨学网忽悠消费者报考国家一级消防工程师的事件被曝光。案件中,嗨学网销售人员告诉受害者潘女士,只要通过培训就能拿到证书。但潘女士事后查询发现,一级消防工程师的报名条件需要具备相关行业至少六年的工作经验,而自己根本不具备相关条件。

看似光明的新职业们:年薪数十万,靠“在家赚钱”诱惑消费者

虽然遭到3.15晚会点名,但行业内类似行为仍屡见不鲜,类似心理咨询师、经济师,工程监理师等培训的“大坑”,往里跳的受害者还是络绎不绝。这些坑底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能够吸引一批又一批的牺牲者呢?

“钱景”诱人,这是健康管理师、消防工程师等新职业在近年来成为香饽饽的原因之一。在一些培训机构招生人员的口中,健康管理师是一个光芒万丈的职业:国家紧缺人才、高薪就业考证之后能拿到数千元补贴,年薪更是能达到数十万。

此外,业内人士口中的“挂靠”也是各路招生人员大肆吹嘘的要点。这种行为指的是将个人资质证书挂靠到企业名下,企业会定期支付给挂靠人一笔可观的费用。

由于此前国家对企业相关从业人员严格的数量要求,多数企业不得不靠这些挂靠来的证书凑数,挂靠费也水涨船高。以消防工程师为例,其证件年挂靠费甚至可以达到12万元。不少求学者就是抱着“坐在家里来钱”的心态报考这些证书的。

市场规模直逼2000亿大关,职教行业竞争激烈

为了规范行业乱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不少相关举措。2019年11月,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发布了《消防技术服务机构从业条件》,其中减少了对企业消防工程师数量的要求,从12人降低到2人,这样一来,企业对挂靠证件的需求就大大减少了。

今年7月,人社部将一大批近年来刚兴起的新职业移出了《人社部技能人员职业资格目录》,健康管理师、生殖健康咨询师等职业也包含在内。这对职教业内“灰色产业链”来说无疑又是一记重拳。

但在国家重拳出击严打的同时,相关乱象仍未彻底销声匿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事件受害者就表示,某些教育机构为了不让准备报名的学生产生恐慌情绪,刻意隐瞒、淡化相关政策。还有一些教育机构反其道而行之,大搞“饥饿营销”。

实际上,即使国家颁布了一系列限制政策,职教市场对这些企业来说仍有吸引力。根据艾瑞网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职教行业整体规模已经突破了1103.0亿元,预期在2021年底冲破1919亿元大关,直逼2000亿。

如此巨大的“蛋糕”,谁不想去分上一块呢?据统计,如今职业教育行业头部品牌已经突破了30家,这还不算各家未经统计的小微企业。随着疫情带来的线上职教需求增长,各家企业为客户资源抢破了头。激烈的竞争之下,某些害群之马使用欺骗,“文字游戏”的方法去加速获客效率,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责任编辑/周末】

来源:钛媒体

ManBetX体育(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2000亿职教市场下的灰色产业链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