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大幅收紧H1B工作签证:否决三分之一

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劳工部今天宣布了H-1B工作签证审批标准的新政策:大幅提高美国雇主申请H-1B签证的工资要求,大幅缩小H-1B申请者的学历专业范围,同时缩短了合同工人的签证期限。这些限制措施将进一步加大H-1B工作签证的申请难度。国土安全部副部长鲁西内里(Ken Cuccinelli)则直接表示,按照新政策,三分之一的H-1B申请会因为不符合标准被直接否决。

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沃尔夫(Chad Wolf)表示,“美国已经步入了经济安全是国土安全重要组成部分的新时期,简而言之,经济安全就是国土安全。我们必须采取法律允许的所有措施,确保把美国劳工放在首位”。美国劳工部副部长皮萨拉(Patrick Pizzella)强调,这些政策调整是为了保护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美国劳动法规应该把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

此次新规定没有经过公众评估程序,将作为暂行最终条例直接实施生效。根据新的H-1B申请标准,雇主为低级别工作岗位申请H-1B签证的最低薪资标准将从目前行业薪资范围的第17百分位上调到第45百分位,而高技术工作岗位申请H-1B的最低薪酬标准将从目前行业薪资范围的第67百分位上调到第95百分位。(注:百分位即一组数据从小到大排序,50百分位即中位数。)

劳工部的H-1B新薪资标准将于周四生效实施,适用于目前申请延期的H-1B签证持有者。换言之,如果他们的薪资低于最低标准,H-1B延期申请将被直接否决;除非他们的雇主上调工资。按照目前美国严峻的经济和就业形势,要求涨薪几乎是不可能的,等同于失去签证。在此前新冠疫情导致的裁员大潮中,已经有不少H-1B工作签证持有者因为失业而被迫离开美国。

H-1B是美国向外国技术人才提供的非移民临时工作签证,每年颁发8.5万张(其中2万张保留给硕士以上学位)。H1B签证必须由雇主申请,签证有效期三年,可以续延一次。但如果签证持有者离境,则需要每年去使领馆续签。如果雇佣关系结束(失业或者跳槽),签证持有者必须在两个月内找到新雇主申请转移H-1B,才能继续留在美国。

美国四分之三的H-1B签证都用在了行业。美国移民理事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39%的软件工程师、27%的电脑程序员、28%的电子工程岗位都是外国移民;而加州的比例更高,42%的技术工作岗位都属于移民。硅谷公司招揽海外人才,大多数都是用的H1B签证。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海外人才或是从美国高校毕业的国际学生通过这一签证,进入硅谷行业工作。H-1B工作签证申请人数最多的两个国家一直是印度和中国。美国国务院今年4月的统计数据显示,两国申请人数所占比例超过了八成(印度67.7%,中国13.2%)。谷歌和微软两位印度裔CEO也是通过H-1B留在美国工作。

在H-1B工作签证的问题上,奥巴马和特朗普有着截然不同的政策立场。为了努力留住海外高人才,2015年奥巴马政府还出台新政策,允许部分H1B签证的家属(即H4签证持有者)申请在美国合法工作。而特朗普政府一直指责外国劳工利用H-1B工作签证从美国工人夺走了高薪的工作岗位,认为诸多公司利用H-1B工作签证压低劳力成本,雇佣廉价的海外劳工,从而夺走了美国劳工的就业机会。

虽然H-1B属于国会立法规定的工作签证项目,特朗普政府无法直接取消这一项目,但他可以通过诸多行政指令手段,大幅收紧H1B工作签证的申请标准和审核力度。在过去几年时间里,美国政府的移民USCIS通过提高H1B的收入要求和证明材料等审批标准,推动H-1B工作签证的复审率(RFE)和拒签率持续上升,打击了美国公司为海外人才申请H1B的积极性。

美国移民局(USCIS)的数据显示,2019财年H-1B工作签证首次申请拒签率高达32%,而奥巴马政府时期的2016财年只有10%。2019财年的H-1B延期申请的拒签率也高达12%,而2016财年仅有4%。而复审率则从2015财年的22.3%一路飙升到47.2%,意味着几乎一半的H-1B申请都会被要求提供更多证明文件,而复审之后的批准率目前也只有67%,意味着三个复审申请必有一个被拒签。

由于H-1B签证申请频繁被拒,一些美国公司已经不愿意再花费资源为海外人才申请工作签证。因为一旦H1B被拒,不仅浪费了人力和资金,还要重新寻找合适的雇员。在这种不确定性氛围的影响下,H1B工作签证的申请人数已经较奥巴马执政时期明显下滑。即便是硅谷大型公司,也开始将H1B签证额度留给最核心的技术工种,非技术专业的毕业生越来越难找到工作机会。

特朗普收紧H-1B签证标准的另一个影响是,小企业的H-1B签证申请很容易被拒签,而巨头的申请则更容易通过审核,甚至高达99%(USCIS统计数据)。过去几年,硅谷巨头所占据的H-1B工作签证比重不断上升。2019财年,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和Facebook五家巨头就用了2.7万张工作签证。

今年6月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以保护美国民众在疫情期间的工作机会为由,暂时停止颁发H-1B等非移民签证到今年年底。但这一举措随后遭到了包括美商会在内的诸多行业协会联名起诉,上周位于硅谷的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官否决了特朗普的H-1B工作签证冻结令,认为他的这一命令超越了总统职权范围。

今年8月,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英特尔、Adobe、Netflix、SalesForce、Facebook、Twitter、PayPal、Box、Uber等52家美国公司联合向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意见书,就冻结工作签证一案阐明了他们的立场和主张。他们坚决反对白宫冻结H1b工作签证项目,认为这会损害美国行业的创新,阻碍招募高人才,损害到美国经济。

在此次美国政府收紧H-1B申请标准之后,之前起诉特朗普政府的诸多行业协会再次公开批评政府这是在“挫伤美国从疫情中恢复的能力,对增加美国国内就业岗位毫无帮助”。他们在此前的诉讼文件中提到,H-1B工作签证并没有影响到美国民众的就业机会。

美国劳工局的数据显示,尽管疫情导致美国有总计5600多万人被迫失业,失业率率在4月份甚至飙升到14.7%(7月份回落至10.2%),但今年1-5月份美国计算机相关行业的失业率反而从3%下降到2.5%,而这是H-1B工作签证使用最多的行业。这足以证明海外高人才根本没有侵占美国公民的就业机会。

实际上,美国因为疫情打击导致失业规模最大的行业包括酒店、出行、旅游、餐饮、零售等等,而在失业人群中,中低收入者占据了绝大多数,而H-1B和L1签证大多数都是收入较高的就业岗位。H-1B签证最多的行业反而是失业率最低的。

在2016年之前,硅谷公司原本一直在游说政府和国会扩大H-1B工作签证项目的额度限制,希望招揽到更多的海外人才。但过去三年时间,美国行业能做的却是尽可能劝说政府不要继续收紧H-1B签证审核。或许硅谷只能指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选,才有可能改变美国政府在H-1B工作签证的立场。此前拜登已经承诺,他当选之后会直接废除特朗普政府对H-1B工作签证的限制。【责任编辑/古飞燕】

来源:新浪

manbetx电竞(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特朗普政府大幅收紧H1B工作签证:否决三分之一
美国今起对中国留学生签证设限,高制造成重灾区
美对中国留学生签证设卡:机器人、航空和高制造成重灾区

精彩评论